Walk by faith code, hack, curious

其实这些都他们是无关痛痒的事情罢了

后乐天时代

是的,从2015年7月开始, 走上了一段全新的道路, 很难说清楚当时的动机,最后作出决定的心境.
就这样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这里没有让我分分钟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屌丝, 同时这里没有霾.

这里我想先说清楚一件事, 为什么我会说在这里,我不会分分钟感觉到自己是个十足的屌丝呢, 因
为我发现对于在这个发达国家当中,拥有着大量的中产阶级, 而这个社会形态并没有视图去冲击这
这个阶层, 而是通过这个阶层, 也正是由于这个阶层的存在这个社会才会正常的运转. 你的生活
起居,日常的方方面面都能够很好地找到对应的方式.

其实这样说可能会有一些犹豫, 因为相对来说, 国内的环境更加是能够包容万物的. 它具有更强的
包容性,可以容得下各式各样的生活方式. 而这里我要说的是虽然大家都活着, 但是活着的方式和
方法有着巨大的差别.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了.

其实这篇文章的开头是9/29 早上, 而这天我在下午去了 gym 之后,在6:40左右的时候回家,
到了停车场,发现自行车丢了, 然后去附近的 koban 报案.至此就打破了我近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

可以说从计划去北海道, 到黄金周回国, 然后回来7月份的实际去北海道, 到9/29. 生活中的一
切都是那么的平淡而有味. 可是从这天起接连因为这是丢车事件而引发了一连串的 事故.

说实话在丢车之后无数次内心还是充满了无限的幼稚幻想, 是不是某人恶作剧把自己的车子拿走,
自己也是很多次取到了停车场寻找是否有回来. 因为实在无法想象在日本这样的地方能够在一个
很正规的停车场(24小时监控巡视)把自行车给丢了, 无法相信突然发生的这些事情.
而当天约好了和警察叔叔去看监控也只是一种无济于事的安慰, 而且第二日警察电话说当天他
不执勤又约到了周一, 这又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在内心有重新燃起了’幼稚的幻想’. 这些都让我
内心不能够平复, 要知道一个每天过着平静生活的人突然内心有些波澜是非常不舒服的.

周五晚上回家在看y's road 的官网, 看到他们2016款的车开始打折, 于是自己丧心病狂的
决定第二天就如 shibuya 看看是否有对应的型号,是否能够当天拿到车. 就这样我在9/29丢车
然后过了一天,周六(10/1)就去买了一辆新车– Cannodale CAAD12 105, 共花去了18万日元(
自行车,脚踏,防范登录).

而同时更加让人纠结的就是我在此一周前从Wiggle 网上买了轮组和一堆外胎. 共花去了6万2千多日元.
第二日轮组和外胎就到了, 本来打算能够换上这个轮组去参加10/8的 BRM 400骑行, 结果,
现在我是买了新车,外加一对新的轮组和外胎.

这得多尴尬啊, 而且从英国寄来的货物在入关的时候有收取了3100日元的消费税. 我去,怎么如此
多的意外的事情接踵而至, 叫我如何承受. 第一反应是要退了轮组和外胎的, 而实际在送货的时候邮政
已经当面收取了额外的消费税3100日元, 想要退回这个消费税, 是需要在把货物退还之前去海关申请,
然后拿相关单据去邮寄然后拿邮寄证明再去税务机关提交所有证据, 最后转账到指定的银行卡. 而可笑的
是对应的税关却只有那么几家,他们都还在东京港附近, 来回车费再加排队的时间估计已经远远大于这个
申请退还的消费税了.

就这些事情都能够让我郁闷一个月的啊, 为什么是这样子的. 我的初衷只是能够换上新的轮组感受一下,
哦对了丢车前一周因为数次辐条的损坏Giant 专卖店给我都换上了新的后轮. 你说说这个贼它
是如何的会选择时机,而给我造成的伤害, 多大仇多大怨!

我在这里并不像评价日本的偷车现象还有警察的执法力度. 简单说就是其实在日本这样的国家有
大量的(很大量)
的事件发生
对于警察, 完全没有多余的资源出来应对这样的事件,而且其中占多数的被盗自行车就是普通自行车.售价约3万
日元左右, 对于这样的事件只能是走常规流程— 登记, 然偶就是 等电话如果找到的话 ,
可能很多人都看完文章说日本不丢车,即使丢了也能找回来, 呵呵